蔚来:一场并非无妄之灾的渡劫

2021-08-20 12:06:46 百姓评车

因为一场悲剧性的车祸,蔚来汽车陷入空前危机。其实笔者最早就关注到了此事,真心无意去品评一个突发事件。应广大粉丝的要求,昨夜挑灯捋捋蔚来对这件突发的事件应对的来龙去脉。

到目前为止最大的争议在于,“自动驾驶”是否导致车辆撞上工程车后驾驶人身亡,以及“自动驾驶”究竟是否被夸大宣传。因为到目前为止,即便是多次宣称要实现“完全自动驾驶”的特斯拉,也迟迟没有实现这项能够在驾驶体验方面带来颠覆性变化的技术落地。

这起事故引发争议的另一个关键点在于,事故中驾驶人都已经因为备受质疑的“自动驾驶”功能去世了,一部分脑残的蔚来汽车的车主还拙劣地炮制出一份对NOP/NP系统认知的联合声明,声称作为蔚来汽车的车主,以及NOP/NP功能的使用者,对相关技术系统的性能最有发言权,清楚知道目前在全球范围内不存在正式商用的自动驾驶或者无人驾驶系统,清楚知悉蔚来汽车的NOP/NP系辅助驾驶系统,而非自动驾驶或者无人驾驶系统。同时还专门强调,蔚来汽车官方并没有在上述系统性能的介绍和宣传方面,故意对车主构成混淆和误导,所以这份声明要求媒体在报道时对基本事实和概念进行了解和查证。

这份据说联署了超过500个车主的联合声明居然还带有蔚来汽车的官方logo,一度被认为是蔚来汽车的官方态度,所以引发了更大的舆论风暴。为了避嫌,蔚来汽车表示这份声明是蔚来车主们自发组织后发出的一份联合声明,只是为了“普及常识”,与蔚来汽车官方没有任何关系。

在大多数时候,外界认为作为“用户运营大师”,蔚来汽车的车主们具备统一且强烈的价值观,所以在一些事务上应该是铁板一块一致对外的,但这种假象被上述的所谓“联合声明”彻底撕裂——因为很快就有超过5000个车主发表了一个“驳蔚来车主联合声明”,表示不愿意“被少数车主绑架意志”,这让蔚来汽车再次陷入新一轮的舆论危机。

这是继2019年蔚来汽车因为持续不断的亏损而几乎陷入绝境以来,这家国内排名第一的巨头级“造车新势力”第二次陷入动摇自己生存根基的危机。但这一切,都要从那场本不应该发生的悲剧性车祸说起。

车祸和诡异的操作手法

8月12日下午,一辆蔚来ES8在福建沈海高速涵江段与正在作业的工程车相撞,导致驾驶蔚来汽车的车主去世。到目前为止,正式调查报告还未出炉,但是相关数据显示,在车祸发生时,这辆ES8的NOP/NP系统处于开启状态。

官方公布的资料也显示,蔚来ES8在行驶过程中,只出现过一次紧急加速的情况,并未出现紧急减速。事故车辆车主的朋友、同时也是购车推荐人的蔚来车主曾经在蔚来app上要求蔚来汽车提供车辆数据,并提取车内行车记录,但却没有获得来自蔚来官方的及时响应。

8月13日,蔚来汽车派出了工程师,但却只提取了部分数据,而且还不是事故发生时的数据。在联系蔚来汽车福建方面的负责人之后,对方表示提取数据正在“走流程审批”,包括盖章也需要时间,等等。这种低效率的处理方式,让家属大为不满。

更加诡异的是,根据出事车主家属委托的律师发布的消息,蔚来汽车在事件调查工作还没有结束,且没有经过家属和交警部门同意的情况下,私自接触事故车辆并进行操作,为此交警部门传唤蔚来汽车相关工作人员做了笔录。律师称,如果最终调查表明车辆数据被篡改或者毁灭,则涉嫌刑事犯罪,且蔚来汽车需要承担全部责任。

对此蔚来汽车官方的回应是,为了确保事故车辆在经历高速碰撞后车内电池的安全,蔚来派出工作人员对于相关车辆进行了断电作业,并称断电不会影响数据丢失。同时表示蔚来汽车已经派出了技术团队达到莆田,配合相关机构进行下一步的数据提取工作。这份声明还强调,蔚来汽车并不存在任何篡改数据的行为,也没有任何员工被警方传唤。

更加诡异的是,这次事故中的ES8是开着NOP/NP系统的,这也被认为是智能汽车的核心性能之一,并被蔚来汽车大肆宣传,但在事故发生后,蔚来汽车却突然表示车辆并不具备自动驾驶能力。

对自动驾驶传播的把控

尽管并没有多少技术积淀,尤其是在2019年连续三轮的裁员之后,蔚来汽车位于美国加州圣何塞的北美总部已经损失了几乎一半的研发人员。尤其是当年11月的第三轮裁员,直接让141个研发人员丢了饭碗,这些人基本都是自动驾驶部门的员工。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同样是在当年11月,蔚来汽车宣布与自动驾驶技术公司Mobileye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合作打造L4级别自动驾驶车型。 蔚来汽车方面认为,这让其成为全球范围内首批在量产车型上实现L4级别自动驾驶的品牌。需要指出的是,本次蔚来汽车ES8在福建的这次致命事故,搭载的就是来自于Mobileye的自动驾驶芯片。

这表明了一件事——蔚来汽车不再完全依靠自研的形式推进自动驾驶,而是寄望于通过和第三方技术提供方的合作,加快推进自动驾驶的进程——虽然官方的说法是自研依然在推进,但蔚来汽车北美总部不断裁员的情况却与此相矛盾。

事实上在更早的2018年初,蔚来汽车就开始为自动驾驶不断预热,包括获得上海市政府颁发的智能网联汽车路测牌照,成为全国首家获此资格的车企,同时还强调蔚来汽车的ES8已经成为中国第一辆在公开道路进行合法自动驾驶测试的车辆。

另外,蔚来的高管也对所谓的自动驾驶推波助澜。蔚来汽车副总裁沈斐,曾在2019年公开炫耀蔚来ES8的自动驾驶能力。他发布在社交媒体的一段视频显示,车辆在开启NIO PILOT(也就是自动驾驶领航系统)吃着星巴克外卖,同时还不忘拍摄小视频炫耀。他同时还配文称“蔚来NIO PILOT越来越上瘾,1点半会议结束出发,在自动辅助驾驶帮助下,放心地边吃东西边开车”。

而在蔚来汽车的官方网站上,也赫然写着“蔚来自动驾驶”的大字,甚至连“辅助”两个字都不见了踪影。在具体解释中,网站文案称蔚来自动驾驶从地图定位到感知算法,从底层系统到控制策略,拥有全栈自动驾驶技术能力,逐步实现高速、城区、泊车和换电场景的全覆盖,解放时间、减少事故,带来安全放松的点到点自动驾驶体验。

这段文字无论是标题还是内容,全部使用了“自动驾驶”的表达,通篇没有出现任何“辅助”字样,而且其中的“解放时间,减少事故,安全放松”等表达,从现在的眼光看来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但对于蔚来汽车来说,更加致命的一点在于,随着这起事故的发酵,蔚来车主的信仰同盟彻底崩溃。

信仰撕裂的蔚来车主们

多年来,蔚来汽车花费巨资,在业内打造了备受关注的用户运营体系,也因此被认为是一个把用户经济运作成核心竞争力的典型案例,这种模式创新成为和技术创新同等级别甚至还稍稍超出的范式,收获了一大波忠实拥趸,在外界看来,这些车主结成了一个强大的信仰同盟——即便是被称为传销式的洗脑,这些车主也欣然接受。

但是当面对一个蔚来汽车的车主遭遇了一起悲剧性事故之后,这种表面看上去无比坚固的信仰堡垒,很快就崩塌得荡然无存——因为车主们开始了一波匪夷所思的“互撕”。

比如为了替蔚来汽车官方站台,蔚来APP上一个名为“林蔚律师”的用户发起了一个对NOP/NP系统认知的联合声明,认为自己和其他车主作为NOP/NP系统的使用者,并没有受到误导,也清楚知道相关系统不是自动驾驶系统。据说声明有多达500个车主联署。公开资料显示,这个“林蔚律师”不简单,而是来自于第二届蔚来用户信托理事会,是包括蔚来创始人李斌在内的仅有的三个资产管理委员会成员之一。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个声明引发了轩然大波。很快就有超过5000个车主在蔚来app发起了反对“林蔚律师”牵头发布的上述声明的话题,大多数车主表示自己根本就不了解相关声明的情况,所以在不希望“被代表”之外,还强调了自己在购车过程中,并没有被提示相关系统不具备自动驾驶功能,蔚来汽车官方也从未就NOP/NP系统组织过车主培训。

另外还有车主质疑,蔚来汽车官方放任这份联合声明,不但裹挟了众多不知情车主的意愿,同时给当事人,也给其他车主造成了更多困扰。另外,这份声明在道德上也站不住脚,所以要求蔚来汽车主动撤回挂着蔚来logo的联合声明。

到目前为止,蔚来汽车官方除了表示上述联合声明是车主的自发行为,和自己无关之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百姓评车

蔚来汽车在没有造车经验,以及在自动驾驶方面遭遇重大挫折的情况下,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和其用户运营策略有莫大关系,其传销式的病毒营销,的确在过去几年获得了极大成功。但这次非同寻常的致命事故表明,蔚来汽车无法通过极致的用户运营解决核心技术问题,而且已经严重到了甚至连车主生命安全都无法保证的地步。

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蔚来汽车的核心竞争力到底是什么?用户运营能不能成为核心竞争力?

现在看来,事实表明蔚来汽车的用户运营即便算是一种创新,充其量也只是一种边缘创新,远远称不上属于核心创新。事实上,任何一家车企只要愿意比蔚来汽车砸钱更多,同样也能达到甚至超过蔚来汽车的用户运营水平。也就是说,蔚来的用户运营根本没有所谓的护城河。在巨大的灾难面前,这种模式脆弱的像软体动物。

对于蔚来汽车来说,现在不仅仅是配合相关机构调查事故真相的问题了,其缺乏核心技术的短板大白于天下,而且至关重要的用户群体也出现了严重的价值观撕裂。

蔚来的未来如何?

没有人知道。但这绝对不是一场无妄之灾式的渡劫——因为所有的问题都来自于蔚来自己。

热门视频